海河岸边躺着“115岁金汤桥” 被误认为“老金钢桥” 是重要

文章正文
2021-06-11 19:04

开启的金汤桥。

拍摄于2018年的桥体。

金汤桥胜利会师后,解放军某部合影。

会师纪念雕塑。 许文熙 摄

开启的金华桥。

第一代金钢桥。图片除署名外均由“天津记忆”提供

天津北方网讯:近日,几段“第一代金汤桥桥体沉睡天津海河岸边某地”的视频,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热议。对于视频展现的零散堆放的桥体,有人质疑这是曾经的老金钢桥,也有人感叹应该给老桥一个妥善的保存地。早在2012年,“天津记忆”团队就曾发现了当时在梅江地区的老桥桥体,很快与每日新报一起,联合相关部门确定这是金汤桥钢构件。然而,为何现在又出现海河岸边呢?

1906年11月12日,海河上金汤桥竣工通车。它是第一座以电力启动的开启式铁桥。除此之外,它还是天津解放的象征,1949年金汤桥会师载入史册。采访中,大家呼吁请给予老桥一个妥善的保存之地。

是从梅江挪走的

虽然记者在现场看到了视频中的老桥体,但是,提供线索的“爆料人”还是希望记者不要透露具体的地点,“没有妥善的方案解决前,它静静地偏安一隅,也是一种‘保护’吧。”

记者通过走访得知,视频中拍摄到的桥体,的确是过去发现的、在当时梅江江胜天鹅湖北侧景观湖的湖心岛上的老金汤桥桥体。“天津记忆”团队成员张翔向记者讲述当年发现的过程,2003年,海河整体提升改造,金汤桥老桥被拆卸,“对于老桥下落各种说法都有,‘被运到了河北省’‘熔化成钢水’……”2012年,“天津记忆”团队成员于涛发到QQ群“天津老照片沙龙”上一组老照片中,发现摄影爱好者“歌柏”的照片中“钢构件”源自金汤桥。通过一系列“技术手段”才找到拍摄点,团队成员褚云、方博以及张翔、唐文权、傅磊等,先后进行实地拍摄。但这个消息,直到4个月后才由团队成员唐文权在微博中发布,立刻引发了社会关注。

当时新报做了跟踪报道,最终确认了桥体确为金汤桥老桥桥体。“当时,多个部门进行协商后,2012年12月18日起,经过一天一夜的搬迁,从梅江大岛起吊运输到现在的地方。”这位陈述者说,当时大家都广泛讨论过如何对待这座已有百年“高龄”的老桥桥体,“当时已有平津战役纪念馆工作人员来实地探访,但桥体太大,无法安置。”时光流逝,桥体依旧在一片草地上静静地躺着。

“至于和金钢桥老桥混淆,其实不应该。”他说,海河上每一座桥都有着自己的历史以及独特的魅力。“金汤桥,亦是。”

能跑电车的大铁桥

“九河下梢天津卫,三道浮桥两道关”,金汤桥的前身,就是其中的盐关浮桥。

天津青年文史学者李?|介绍,在《长芦盐法志》曾载:“盐关浮桥,在东门外盐关口……”以前人们靠划摆渡过河,可毕竟不方便且会因为溺水导致有人死亡。当时天津海河东岸有盐关厅,西岸有青州分司,运同孟周衍与多名盐商共同出资,于雍正八年建出了14个船只组成的浮桥,名曰“盐关浮桥”,为纪念孟周衍而称为孟公桥,因为地理位置在天津城东,故俗称东浮桥。1860年天津开埠,最早的洋行也是建在东浮桥、宫北大街一带。

到了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,天津海关道与奥匈帝国领事馆、意大利领事馆、电车公司合资,在盐关浮桥原址修建了铁桥。李?|说,当时的直隶总督曾批:“光绪三十二年九月二十七日到批:据禀东浮桥铁桥现已告成,应即命名金汤桥,定于十月初六日贺桥,仰即知照。此缴津海关道。”金汤桥,取“固若金汤”之意,此后,孟周衍的名字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。有史料记载,东浮桥改建铁桥商明合同,整个费用预算为12.5万两白银。但实际花销达20万两。

金汤桥当时是由比利时电车公司承办的,设计师来自比利时,是三孔铁桥,桥长76.4米,桥面总宽10.5米,其中车道宽6.8米。金汤桥的修建,实现比利时电车公司商人们一直想要的——电车,从天津老城外,过海河直达老龙头火车站。

天津解放的历史见证

有一种说法,金汤桥是天津最早,也是目前国内仅存的三跨平转式开启的钢结构桥梁。

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尚克强介绍,天津的大型钢铁电力开启桥在全国都有一定的地位和名气——金汤桥最早,那时电力驱动刚传入中国不久。除此之外,金汤桥的开启模式是旋转式开启,就是开启时,中间有一段向左右平行旋转,“让出”了航道。

1949年,金汤桥成为了天津解放的见证。根据天津档案馆资料记载,1949年1月2日,解放军天津前线指挥部制定了“东西对进、拦腰切断、先南后北、先割后围、各个击破”的作战方针。于1月14日上午10时,解放军集中5个军22个师约34万人,组成东西两个突击集团发起总攻,于1月15日凌晨5时,两大突击集团在金汤桥胜利会师。金汤桥也由此再次载入史册,后来专门在桥边广场竖立雕像以示纪念。

对于金汤桥的修整,根据资料记载,1935年间桥梁工程师蔡君简负责修整;1970年,金汤桥全面顶升1.2米,废除开启设备,并对桥梁锈蚀的部分进行加固修补,直至2003年被拆卸。其间,金汤桥的维护和修整工作一直在进行中。新桥矗立,也应该让老桥有个归属。

未来如何,记者也在积极联系相关部门,希望能让其妥善地保存。采访中,有人提出天津应该有一座“桥梁博物馆”,梳理消失的、现存的所有天津桥梁的来龙去脉,能给诸如老金汤桥桥体这些“老物件”一个安身的家,“这也是一座涵盖整个天津的‘博物馆’——游览、拍摄、认识天津的桥的同时,可否形成一条充满城市自豪感的新文化旅游线路呢?”

记忆里的桥

“挪移的”金华桥

几度变迁金钢桥

天津的开启桥历史很久远。李?|介绍说,天津第一座开启桥是金华桥,而这次被误会的金钢桥,也几近变迁。

“金华桥最早位于天津的直隶总督行署跟前,过去那里曾是巡按盐课察院公署(简称盐院),从衙门出来到天津城需要划摆渡过河,故那里被称为‘院门口’。”

李?|说,此后这里先后建起过三个铁桥:1882年,英、日等外国工程师设计并修了个“院门口铁桥”,桥没有做成开合的,于1887年拆除、转移到子牙河,但这里依然留下了“老铁桥大街”的地名;1888年,又在院门口修了第二个“可推拉式”铁桥,即金华桥,船只往来“以机关启闭”;1903年,河北新区开发,先在大经路修了金钢桥,又把院门口跟前的金华桥搬到了金钟河贾家大桥木桥的地方,改名“金钟桥”,原址则重建了新的更宽的金华桥,为人工手摇“双叶立转式”开合桥。1918年三岔河口裁弯取直这片河道消失后,这座桥被转移到原来北大关浮桥的地方。

第一代金钢桥建于1903年,俗称“老桥”。李?|说,后因该桥不能负重,便于1924年在该桥旁建成第二代金钢桥,老桥改为便桥,1927年第一代金钢桥完全停用;1942年第一代金钢桥被日军拆除制造军火,仅余四座桥墩。1981年为缓和金钢桥交通压力,利用旧桥墩整修加固,建成钢架便桥,数年后又弃用,1995年金钢桥被拆除。

李?|介绍,第一代金钢桥与它的前身新浮桥,二者既有联系又不在同一个地点。新浮桥建在新浮桥大街与北运河交口的地方,而第一代金钢桥建在当时直隶总督衙门,现在金钢花园河北三马路与北运河交口。

李?|提供了一张第一代金钢桥的老照片,中间有个烟囱,那个烟囱很容易被误认为是比利时发电厂,但那里实则是松盛大麦啤酒厂。1918年挖新河道时,厂子正好是河道上,就被拆除。而发电厂的位置还在更左边,照片没照上。“第二代金钢桥两边各有一个小屋子,这是它的重要特征。”

李?|介绍,桥上面的“金钢桥”三个字由天津社会活动家、书法家杜宝桢书写,有资料列举,他还为桂顺斋、大德祥、登瀛楼、全聚德、同祥厚、宝明斋、同?和、川鲁饭店、天祥市场、世界大楼、东广泰等诸多商号题写匾额。后来字面多次更替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改为果珍广告、达仁堂广告成为不少人的记忆。(津云新闻编辑付勇钧)

文章评论